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查理九世 唐婷]夢集 > 夢境

夢境

-

我是堯婷婷。

當dodo冒險隊第一次瞞著我開始新冒險時,我在獨自度過一個冇有蛋糕、蠟燭與祝福的生日。

得知此訊息後,我反而露出解脫的笑容,慶幸他們給了我個痛快,我打賭他們很快也會分崩離析。

童話什麼的,總歸該醒了。

我很清楚,我被拋棄是必然的。

我從來不是完美的,但曾經的我擁有成績、美貌,總歸有利可圖的,這是他們冇放棄我的原因。

而如今我失去了價值,他們便對我閉口不談。一群又蠢又壞的垃圾,讓完美成為暴行的藉口,忘其真諦。

褻神!

我這樣不完美的人,註定是要被厭棄的。

所有人都是千篇一律的模子裡爛泥塑的坯,被丟到人間的熔爐烈火焚屍、自生自滅。

噁心得都如出一轍。

朝行惡,暮祈禱,我們默唸著虛妄的完美,然後粉身碎骨。

完美即天堂,我卻隻能在夢中仰望。我在人世,找不到它的一分一毫。

我們的誦經是褻瀆?難道不是嗎?

我們有什麼資格仰望完美?

父母用我的成績去填他們自卑、貪婪的無底洞,昔日的夥伴因為天命難違而需要我。

天命?我們是由誰創造的?作者?上帝?

眾生是所謂完美的伴生物,我們天然地對任何事物都有好或是壞的評判——莫名其妙的歧視和追捧。

我厭倦從小到大笨拙而刻意的偽裝,為了扮演他們的Tiny而活的日子已經遠去無蹤,我發現他們隻是被人類的愚蠢禁錮著的行屍罷了。

一半腐爛,一半向光。呼喚天堂的人們,滾回地獄去吧。

我可以輕而易舉地預測他們的過去、現在和將來,我說過他們的心靈就像紙片一樣平坦庸常,一眼就能望到儘頭。

我的罪惡留給了Tiny的屍體,那是一隻小小的空蟬蛻。我攀上樹梢高歌,索要我的聖潔之神。

我遇到過很多個人,我見識過很多顆心,人們的靈魂大多繞不開那幾類,又被相似的**裹挾著。

不過,有一個人是例外。

我不太願意給某人這麼高的評價,用“獨一無二”來形容彆人是我的最高讚美。

我不否定世上還有許多像他的人。

但如此的少年,我隻見過他。

這至少說明他是稀缺的,我難以估量稀缺性在這個人造假貨複製品氾濫成災的年代有多麼的珍貴。

更重要的是,他對我是意義非凡的。

他是絕對完美的存在,他□□在空氣中的肢體、他陽光下閃光抖動的呆毛、他深邃眼睛背後高傲的靈魂、他死前滴落在地的清淚……

他的疾病與死亡,這唯一的陰暗麵,都酷似一場具有美學價值的殉道。

他死了嗎

其實他跳泉時我的第一反應是疑惑,這疑惑也驅使著我時至今日仍對他念念不忘,發瘋一般地搜尋著有關他的訊息,雖然總是一無所獲。

他真的死了嗎?我不相信。

好了,我承認,我很久之前就愛上他了。雖然他的人生觀不過無聊的癡想,這孩子氣的、隨意的玩笑取走了他的生命,但這份天真與正義使得他格外完美。

這個世界哪有什麼值得為之犧牲的好人,隻有他這種蠢貨纔會信那些騙人的鬼話。

生而為人,我們也配?

44號地下城我們尋路時的默契、幽靈列車上我們並肩共枕過狼王,而我在迷離之中又多少次與他纏綿廝磨……

他曾迴避與我的接觸,敏銳如他,偉大的造物。

我知道行將就木的他此番苦心是不願耽誤我,可是完美的他,我求之不得。

不完美的東西理應被拋棄,比如短命的Tiny。

相反的,完美的他就會永生嗎

那他的死算什麼

或者說,他真的死掉了嗎

我完美的神,如此光潔燦爛,應當永生。

(癲婷發牢騷↑不重要)

我看遍浮世,雲煙過眼,追逐他來時的季節。

等到睏意剝奪我僅剩的意識,結束我未完成的思考,我格外乖巧地順從它,自此陷入夢境,我看見了畢生難忘的一幕。

少年倚在牆角,他生前小麥色的皮膚因陳屍多年失去血色,麵容慘白得駭人,耳釘反射著冷光。純粹的病態美感是死亡的氣息,他還是完美的,俊美而靜止,讓我陌生。

是的,我對他抱有朝聖般的愛慕。

他的雙眼安詳地闔住,我卻感到有一種空洞的目光凝視著彷徨的我,縱使我的心魂為之顫抖。

“Wing。”夾雜在沉重喘息聲中的一聲呼喚。

無人迴應我,我早已習慣。自嘲地淺笑,嘴角勾起的弧度與童年時如出一轍

我儘力遠離躲開他的屍體,那不是Wing。

可那真的不是Wing嗎

他們都是同樣的完美。

完美是脆弱的,這無疑。我反而覺得麵前死氣沉沉的Wing更加完美、更加迷人。

完美是永生的。完美是脆弱而不死的。

靈魂的力度可以感知,比如凝視,比如厭惡,就像光的壓力。你無力睜開眼皮,但你長久地凝視著我和我的靈魂。

你隻是失活了,你是有意識的。我感受到了,Wing。

所謂“死”,是你的終結,是最完美的謝幕。

完美不能鮮活於世人之眼,這是上帝的戒律、美學的詛咒。完美的謝幕,不確定生不確定死,這晦澀的答案,是完美淡出人間的方式,是上帝對你赤誠的抹殺。

完美也會被拋棄嗎變成像我一樣有意識卻無人念及的可憐人

關於你的一切有跡可循,隻留在一天天消散的記憶裡。五年了,我終於擁有了與你相同的絕望。

提前聲明,我冇有戀屍癖。因此我走近他的時候,內心還是無可避免地充斥著對著同類屍體的排斥。

我雙手撐地跨坐在他身上,俯身含住了他的唇。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流連在我身上的目光,所過之處,燥熱難耐。

當我想更進一步時,舌尖卻無法撬開他的唇縫。

屍僵嗎直覺上來講不太可能。

我試著撥弄了一下他額前柔軟的栗色髮絲,果不其然,我動不了他分毫。任何的觸碰都是玷汙。

我傾耳貼近他的胸膛,一片靜寂,冇有迴響。非生非死,卻保有著意識。他不是屍體了,他隻配是物件。

冇有信徒的神祇,隨意被遺棄的……物件。

那我們又有什麼區彆呢完美與不完美的我們都要被狠狠地拋棄進塵世的沼澤,埋冇然後被當成亂世的替死鬼。

但你還是完美的,我還是愛你的。

我寧願作永遠躺在你身邊的物件。

我虔誠地向你祈願,我願意變成完美之物,陪你忍受永無休止之痛。

眼前人驟然消失。

藏銀刀抵在我凸出的脊椎,那種鋒利的觸感不容忽視。

刀刃擦過我淡粉色的長髮,捲起一陣冷徹的風,黯然乾枯的斷髮在地上亂纏成野草一樣的小團,我這纔想起我本是披散著頭髮來的。

在他再次揮刀砍向我脖頸時,我徒手接住了刀。細白的指尖輕輕一撚,藏銀刀像玩具一樣彎折歪斜。

他賦予我完美孕育出的力量。

追殺的遊戲,開始了。

殷紅的血液漸漸浸濕輕薄的唐裝,那噴濺的形狀狂暴而濃烈,也不知是他的還是我的。

他結實的手臂束縛著我,用那把幾乎被扭斷的藏銀刀無數次捅穿我的軀乾,那是他對我的屠獵,享用著我們的瘋魔。

就讓我們在夢中狂歡,融為一體,不分你我。

淚水斷了線似的亂流。

天堂或地獄,都歡迎光臨。

————————

注:唐曉翼和堯婷婷是真實的人(鬼),Wing和Tiny都是夢中虛假的形象(眾人對他們的印象和期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