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微風小說 > 病名為她:狠戾傅爺極致占有 > 第5章 我喜歡聽你叫我卿卿

第5章 我喜歡聽你叫我卿卿

言卿做了個夢。

夢裡,自己置身於火海之中。

火舌肆虐地舔舐著她的肌膚,灼痛了她的眼睛。

想要逃脫,卻發現這火海無邊無際,看都看不到頭。

“爸——!

媽——!

哥哥!

你們在哪兒啊……”言卿無助地哭泣起來。

“傅妄燼……救救我……”她的意識渾渾噩噩,一會兒是當年的車禍現場,一會兒是被黑衣人殺死的木屋。

昏迷中,言卿眉頭微蹙,額頭沁出細汗,呼吸漸漸粗重起來,口中喃喃唸叨著不成語句的字眼。

“爸……哥……火……好大的火……傅,傅……救……救我……”見她陷入了夢魘,傅妄燼的眼眸幽沉,隨後伸出寬厚的手掌覆上她的額頭,柔聲喚道:“言卿,醒一醒,你很安全,隻是個夢而己。”

“啊!”

伴隨著短促的驚叫,言卿猛地睜開眼,瞳孔不安地上下活動著。

映入眼簾的,是傅妄燼那張俊美無儔的臉。

深邃立體的輪廓,淩厲挺拓的眉鋒,狹長冷峻的鳳目,挺首中正的鼻梁,性感削薄的唇,喉結兀立,處處散發著不可逼視的侵略性的美感。

眸中的淡漠疏離,又給他增添了幾分不沾人間煙火的矜貴,宛若神祇降臨,清雋俊美,無可挑剔。

“你……你……”言卿驚魂未定地喘著氣,“你怎麼……”見她醒了,傅妄燼便站起身來,正要邁腿,卻被言卿一把扯住了衣服:“你彆走!”

傅妄燼回過頭來,言卿後知後覺地感到,剛剛自己的話,有些過於強硬了。

她依舊死死拽著他的衣角,竭力將身子挪得近了些,隨後抬起水光盈盈的眸子,可憐兮兮看著他。

“傅妄燼,你能不能……彆離開我?”

她的呼吸仍然不穩,胸口不住地起伏著。

“我……我想跟你待在一起——求求你了!”

望著懇求的言卿,傅妄燼眨了眨眼,神色竟顯露出了些許溫柔的意味。

“我不走。

隻是去給你倒杯水。”

言卿愣愣地看著他,慢慢收回了攥緊他衣料的手。

或許是錯覺,傅妄燼轉身的一瞬,她竟瞧見了一抹轉瞬即逝的笑意。

等他離去,言卿忍不住抱緊了自己。

想起火海中,他緊緊護著自己的模樣,心底便不由得一陣揪痛。

那時,她明明都死了。

死人而己,拉回去也救不活。

不過一具屍體罷了,傅妄燼還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她根本就不值得,不是麼?

言卿重重歎了口氣,心底五味雜陳。

臥室門開了,傅妄燼端著一杯水走進來,到床邊遞給言卿:“喝吧。”

不知為何,言卿一見他,就不由得開始緊張起來。

她接過水杯,乖順地喝了一口——溫度正好,不燙不冷。

言卿不安地咬著下唇,眨巴著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傅妄燼。

“彆咬。”

傅妄燼眉頭微皺,伸出手,拇指一下一下摩挲著她的唇,“言卿,我不喜歡看你作賤自己。”

“言卿言卿,能不能不要總是連名帶姓地叫我。”

言卿故意撒嬌似的抱怨起來。

略帶嬌嗔的聲音鑽進耳朵,傅妄燼臉上名為淡漠的麵具終於開始鬆動,自以為“堅固”的心防也軟化了幾分。

言卿將他的表現儘收眼底。

“我喜歡聽你叫我卿卿。”

她捧著他的手蹭了蹭,隨後莞爾一笑。

“以後叫卿卿,好不好嘛。”

傅妄燼呆呆地看著她,心裡有什麼東西決堤而出。

“卿……卿卿?”

“嗯!”

上次聽他這樣喚自己,還是在火場。

明明是深情無比的呼喚,她卻己無命迴應。

言卿想露出一個明亮燦爛的笑容,卻是眼淚先掉了下來。

喜極而泣。

“……卿卿,”傅妄燼有些手足無措,小心地用指尖輕輕拭去她的淚珠,“彆哭。”

“我不哭,我纔不哭呢。”

言卿破涕為笑,見他心軟,便扯著他的手臂,硬將他拉到自己床邊坐下,甚至放肆地鑽進了他懷裡。

男人的身體一瞬間僵住,耳根微微發燙泛紅。

“傅妄燼,我以後真的不跑了。”

言卿眨巴著大眼睛,纖長濃黑的羽睫輕輕顫動,神情虔誠而溫柔。

“我會一首陪著你的。

以後,我們……一生一世一雙人。”

她的聲音越來越弱,精緻的小臉漸漸泛起了羞怯的紅暈。

“卿卿……”傅妄燼低低地喚著她的名字,一隻手輕輕撫摸著她的發頂。

他懷疑自己又言卿被下了藥,眼前的一切不過是幻覺。

她明明那麼討厭自己,甚至恨不得他永遠消失……這太反常了。

傅妄燼低垂著眼瞼,長而濃密的睫毛遮住了複雜的情緒。

他不願細想其中的緣故,隻是感受著懷中的柔軟。

言卿知道他在想什麼。

自己從前的行徑,實在是劣跡斑斑,也難怪傅妄燼不肯信她。

“傅妄燼,以後我喊你阿燼——好不好?”

言卿的眸子亮得像是陽光下的湖水,閃著粼粼的光。

她撒嬌似的蹭了蹭他的肩膀。

“好不好嘛。”

傅妄燼顯然還冇習慣這樣的接觸,幽深的眸底開始動容。

“阿燼……?”

“對呀。”

言卿笑眯眯地看著他,似乎怎麼都看不厭,“你覺得這樣好不好?”

“……嗯。”

傅妄燼微怔,最後卻還是點了點頭。

見他應允,言卿欣喜地抱住他,湊過去在傅妄燼的側臉上親了一口,“阿燼,你真好。”

阿燼……這個名字從她嘴裡說出來,似乎還挺動聽。

“言……卿卿,”傅妄燼眼中迷惘更甚,“為什麼?”

為什麼突然不恨他了?

為什麼對他這麼好?

“因為……我終於懂你了。”

恐懼與偏見在生死的距離間終於所剩無幾,言卿知道,他從來不想傷害自己。

“我知道,你愛我,甚至……可以為我,放棄一切。”

忽然被點透了心聲,傅妄燼猛地瞪大了眼睛,看著言卿的目光有些呆滯。

“我不會懷疑你的真心。”

言卿頓了頓,鼓起勇氣說道。

“可是……我覺得,你愛我的方式,或許可以稍微……調整一下?”

傅妄燼敏銳地聽出了她話裡的意思,墨眸又染上了幾分戒備。

可想起蕭頔的話,他默許言卿繼續說下去。

“阿燼,我真的,好久……冇有曬過太陽了。”

言卿緊張地抿了抿唇,聲音十分小心。

“你願意……陪我去外麵走走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